H.R.1044 / S.386 / CACAA FAQ

为什么咔咔不算排期?

文章2020新年社论里也提到了:

“我们支持大家计算自己的排期,也许你会看到各种各样的算法,但在缺乏DHS公布足够数据的当前,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测在某个EB(Employment based, 技术移民)类别下、某个PD(Priority Date, 排期日期)下,在S.386过与不过的情况下,分别是什么时候拿卡。”

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如果排期有一个确定的算法和一个准确的数据,那么肯定能算出准确的排期结果。之所以现在网上有“排期预测”,就是因为DHS没能公布足够的数据,所以才需要预测。S.386本身是一个零和博弈,印度肯定是最大赢家,谁是输家呢?这个分析也在2020新年社论里有提到。

有没有关于未来提出我们自己移民法案的规划呢?

这件事需要极其谨慎。举个简单例子,如果支持stem优先,那么文科生就会离开我们——现在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,有很多都是文科生。如果支持美国大学学生优先,那么加拿大或其他没有美国学位的朋友就会离开我们。如果支持没有解决ICC问题就直接增加绿卡,宝贵的美国盟友就会离开我们,我们的新bill就成了装饰品,议员看都不会看一眼。但是,解决ICC问题又极其困难。

这些issue都是一环扣一环,拍脑袋想出来的正面诉求,是不能用的。

“我们自己的移民法案”要闯过上面的这些challenge,需要社会各界民主、透明、诚恳、公开的讨论,让我们所关心的每一个人都有发言权,都有机会参与正面诉求的设定。CACAA绿卡改革小组正在筹备组织一些小型的讨论,但目前的重点无论如何都是狙击1044、386。

因此,短期我们应该不会明确支持某个现有的移民法案,也不会迅速写出一个法案来分裂我们自己。我们认为,应当正视ICC问题,让社会各界民主、透明、诚恳、公开地讨论绿卡改革问题。不解决ICC问题的改革不可能是真改革。

关于咔咔广告是否证明和极右联合在一起

华尔街的广告引发有读者指责咔咔跟极右联合,但是去年9月呼吁支持Durbin的Relief法案的时候,咔咔也被攻击在与极左合作。其实这些指责都来自“敌人支持什么就反对什么/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“的非黑即白的脸谱化思维方式。举个例子,Ann Coulter是极右,她有发推反对战争,能因此就把反战行为列为极右行为了吗。同理,反对外包欺诈、保护美国的工作,是Warren(图三)杨安泽、Sanders(图四)等都支持的。这个貌似是左派的读者,其留言不仅草率怒气,也体现出他其实并没有紧跟民主党候选人做足功课的特点。

S386是个与左右理念都有冲突的法案,反对它也需要从bipartisan角度入手。这也是咔咔一直在做的努力。我们打议员电话都是两党都打,下一个广告也是计划在NYT或者WAPO做。

咔咔广告里面有很清晰的支持190+国家移民,一起反对包外欺诈,要求公开听证的诉求。并不是连合法移民系统里面滥竽充数、造假欺诈现象都不可以反对,才叫支持移民。其实说咔咔跟极右搅合一起的,那完全可以加入要求公开听证的诉求,让媒体对准反S386方,众目睽睽之下看看到底怎么搅合的?

此外,这个指责我们极右的读者说要求增加技术移民就可以解决问题。如果他真参与过立法有关的campaign,就应该对这样的诉求需要多少资金去推有基本概念。不基于现实提方案人人可以纸上谈兵,而要把一个被推了十多年的法案——光2019年lobby就花了上千万美元的法案挡住,必须从现实条件入手一步步走。

反S386的人左中右的都有,现在最大公约数的诉求,就是要求公开听证。如果大家先研究具体移民改革的诉求,必然分裂反对S386的力量。法案支持方就会乘虚而过。只有先实现公开听证的第一步,当法案曝光于公众,各种势力入场,让某国因为H1B滥用、外包欺诈导致自己堵死了自己的路的真相大白,让美国白领成为公司省成本的牺牲品的事实成为公众热点,在那样的情况下,反S386的才有更多斡旋余地进入下一步提出诉求。目前的诉求就是一个,要求公开听证。

还有朋友提醒咔咔前一次的文章对法案支持方描述比较负面。这里也解释一下,一开始咔咔一直都是很客气的,但是支持方里面有些华人与移民之声IV串通,采取人肉志愿者、举报、发死亡威胁等手段,光是恐吓信都多次。而他们买点赞、制造假投票结果、假的留言点赞等手法,就更是家常便饭。我们讲道理但不等于我们是软柿子,对于这些没有底线行为,咔咔不会示弱。和风细雨的风格是对待朋友,而不是充满攻击毒性的失去基本理智的人。